风吹杨树叶哗啦啦的响。


我躺在树下,躲躲闪闪的阳光。

应该是15年,在田子坊。头一次去。


后来再去过几次,可没有这些油纸伞了。

冬天,树枝的影子把大地分隔开来。

比较满意的一张同济。


可惜的是没有高分原图了。自己这张都是在Flickr上重新下载的。幸好幸好。

在南京路上,曝光久了,人影有些模糊。倒是挺有人来人往的感觉的。

15年的年末,在自然博物馆。


我终将变成那一串数字。

呃,这张本不太好意思放出来。


唉,就这样吧。

16年的夏天,在乌镇。

其实最关键的一行字被时间消蚀得太浅了。那句话是“祝爸爸妈妈天天快乐”。
这个小东西挂在家里的门上有七八年之久,直到搬家。

土木的舍友在搞结构设计比赛,而我在一边捣乱。

在17年的四五月份,我的尊贵蓝卡被强制换成了绿卡,还不是校庆纪念版的。

17年的春招季,面完腾讯之后经过Google launchpad,说好的未来是我们的呢?

11年在淮南的焦港湖。

坐游艇绕过十里荷花去水寨里吃大雁。

呃,大雁不好吃。

16年秋天在苏大。我见过的最美的校园。

高考完之后的聚会上。我就是从这发现我同桌原来这么肥的。

毕业典礼之后往二中走,那时候城里被拆得一片狼藉,如今已经是高楼林立了。

 

© 时间而已 | Powered by LOFTER